朱维群:无神论宣传过头了吗

- 编辑:admin -

朱维群:无神论宣传过头了吗

  《世界宗教研究》杂志今年第二期以首篇位置刊登一位着名宗教学学者文章,一方面表示认同“员不能信教”原则,一方面又提出“宗教徒可以入党▷□◆”,笔者在6月21日《环球时报》上对此发表了不同意见。近日,该杂志第四期又以首篇位置刊登另一位长期在宗教领域从事领导工作的同志文章,题为《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几个问题》,其中第一个问题就对笔者的观点进行了批评。文章认为,“在社会主义中国如何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思想中占据主导地位,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需要深入思考▪▷。”思考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在信教群众面前大谈员不得信教▽○▷,宗教信徒不可入党,道理当然是对的◁△▲•,政策当然是硬的。但就像跑到宗教场所谈无神论一样,会引出一些不必要的歧义和疑虑,如原来你们还是把宗教看成是个坏东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非我信仰其友不真等等,恐怕就有违初衷了。□□••▽”原来宣传“党员不得信教▲…=”原则和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学说•▪☆•△,至少在一些场合已经过头了。

  笔者孤陋寡闻,还没有听说哪位在信教群众面前○-★▷=“大谈”员不得信教…●,宗教信徒不可入党,以及▲☆•“跑到宗教场所谈无神论”等等•■=,这更像是文章作者为了自圆其说而强加于他人的一种假设。当前有关“党员可以不可以信教”及怎样看待无神论宣传的争论,并不是发生在宗教界与党政之间,而是发生在党政及宗教学学界内部●◇●•◁。如果查其起因▪•○□,也不是由主张加强无神论宣传一方人为挑起来的□▽▪,而是因为一个时期以来○△▼■•▲,由于社会生活急剧变化和宗教领域种种新情况新问题的发生,使得如何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中的主导地位,已经成为党必须面对的重大现实社会课题☆•;也是因为现实生活中一些党员背离党的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转而用宗教来填补精神空虚,甚至成为事实上的宗教徒●△•-;特别是因为不断有人散布■▲□▪○…、鼓吹“党员可以信教”,近期又提出“宗教徒可以入党•●▷●=▪”,使得是不是还要坚持以辩证唯物主义作为统一全党指导思想的哲学基础,也成了一个问题=★…。

  作为研究者,对这一类社会现象可以关注也可以不关注★▼▼▲□,但是没有理由阻止别人重视••-、研究这些问题。如果只是指责主张加强无神论宣传的一方企图□☆▷■“只靠立场鲜明、辩才无碍的几篇雄文大论,就可以说服人,就可以解决问题”,而对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指出的当前“越来越多的人把宗教信仰当作精神上的追求和寄托,宗教对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影响越来越深●•○△”现象漠然视之;如果只去指责前者宣传“党员不能信教▷▽■”原则没有找对地方…◁•,而不去批评有的学者想方设法试图把宗教引入党内生活●=,这不仅像是在“拉偏架=○”▪◇■•■,更表露出文章作者自己的观点倾向。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旗帜鲜明地强调:我们不仅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而且要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普及科学文化知识,帮助和引导人们划清唯物论和唯心论、无神论和有神论、科学和迷信、文明和愚昧的界限■▽◇。笔者以为,当前不是无神论宣传过了头,而是在许多情况下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落实◆★◇☆▼;也不是无神论宣传进了宗教场所,而是宗教唯心主义进了一些员的头脑▼••=。全面坚持和宣传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任重而道远。

  文章作者担心▼●•◇▼“在信教群众面前大谈员不得信教,宗教信徒不可入党”“会引出一些不必要的歧义和疑虑”,殊不知……●▽=,我国信教群众近二亿,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信仰不同宗教的群众、不同信仰层次的群众在社会生活中高度混杂■◁,要想确保他们都听不到无神论,恐怕只有全国停止无神论宣传。毫无疑问,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主要在干部教育、国民教育-▼、公民教育◁▼□◆▽、宣传舆论中潜移默化体现●◇▷★,但是无神论这面旗帜总归应当举起来▷△▲◆,应当理直气壮。同志1940年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指出…○▷“员可以和某些唯心论者甚至宗教徒建立在政治行动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但是决不能赞同他们的唯心论或宗教教义”…▪•▪,他并不忌讳宗教徒知道我们党不赞同他们的世界观,相信政治上的共同利益完全可以超越双方在世界观上的分歧▽◆▷=•,把宗教徒团结到党领导的统一战线条规定,国家“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也并没有刻意把信教群众排除在外▪-◆▪。

  党坚持自己的世界观,是构建积极健康的政教关系的前提性条件▷▲-=。只要我们尊重宗教界和信教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对他们讲清楚这一点-◆,有利于他们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理解,更好地配合党的宗教工作,完全不必藏着掖着的★▼□▲◁▼。事实上爱国宗教界人士普遍希望于我们党的是坚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而不是放弃自己的世界观☆▲☆●△•、多出一些各类宗教徒。所谓“党员不能信教●□•○”的宣传将导致宗教界产生▪○▼○□☆“原来你们还是把宗教看成是个坏东西”等念头▼-○▷▽☆,未免低估了我国宗教界在长期统一战线实践中对党的思想、组织建设原则的了解和认识。

  文章作者以这样一句话作为第一个问题的结尾◁□◇▽□☆:◇▷▼-•“谈宗教问题,左不得•▲,右不得▽▷●•,难的是左不得。”轻轻一笔,把不同意见都划入左的行列。笔者以为,当前包括宗教在内的社会各领域都处于快速深刻变化过程中,各方面新情况新矛盾层出不穷,有些问题需要一定时间的实践才能形成近于客观实际的认识。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不同意见甚至争论-○•☆▷=,不仅是难免的,如果处理得好也是有益的-☆●◇◁。关键是双方都能遵循党的大政方针▪▷●▲□▪,讨论中能够尊重对方原意,是什么问题就说什么问题,不要轻易扣“左”•□○“右-…☆★▪△”之类的政治帽子。什么事情,三句话没说就用“左”“右”来画线,历史上效果大都不好。(作者是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